胡立民楷书创作三篇感想 - 中国书画家影像网商城

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书画家影像网商城! 登录 注册 官方微博 购物车 0

  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商城动态 > 胡立民楷书创作三篇感想
资讯中心

胡立民楷书创作三篇感想

发布日期:2013-11-07 13:46 浏览量:951




  我写了多年的楷书,既注重了功力的积累,也尝试了专功与博彩的实践,既感受了楷书作为书法传统功力的重要性。也不断思考,探求、实践作为艺术楷书的畅情以及人性和精神存在的具体化,这本楷书创作就是包含体现了我这些想法。

  当人们怀疑楷书,不能像 行草、草书那样“畅情”时,是否考虑到新时代到来时,楷书已完全失去了实用的功能,它必须以“崭新或全新的面貌屹立于艺术之林”“畅情”是它“唯一的功能”。

  当人们一直把楷书当作“功力”“打基础”的“童子功书体”看待时,是否应从我们大量出土的北碑书中,受到某种启发,改变一下对其的界定。因为我们的书法前辈们早就把楷书人性化了,只是其长期封存于地下,无法让我们感受古人的伟大和智慧,被唐楷“固化”当我们生活在今天的人们,有幸见到这些许多先贤都无法见到的碑刻时,是否被古人的人性化所感动呢?我是基于此两点,一直在楷书的道路上,艰难的行走。或搬用、照抄,或物化生发的,可能都有,但不管那一种,都为了一个目的,试图恢复、寻找楷书曾今有过但又失去的相当年代楷书里的人性化,楷书真正当做一种抒情的书体,进入人们的视野,以及体现人性中本真里的真善美,我认为这是我们这一代的书家身上的责任。

  今天学书法,特别是学习楷书的孩子们,已经不知道“算子”为何物,却天天为了“算子”书法而努力。

  中国人的智慧,不仅把自己的文字能转化为书法,还能在一千多年前,发明“珠算”即用算盘珠子计算,这可能是现代计算器的前身,大概古人体会到了完全用于手工制作“算子”的难度(没有摹忌,一般大很不好作)工匠气过浓,所以书圣告诫后人“写字”不要字如“算子”因为“算子”太模式化了,太工匠气了。

  其实,我对楷书的研究和创作还就是从“字就不能如算子”入手的,王羲之告诫别人,自己首先做到了,小楷、行草、草书都没有“算子”排列,灵活多变,即典雅、清新,又丰富耐品,将自己的性情一点一滴的浸透其中,至今让我们感受到了王右军的精神品格和竟人士大夫的风采。  书圣在一千三百年前就为我们做出了典范,字不能写成“算子”,可是自己呢?在书法的世界里困顿了20余年,一直没有摆脱“算子”楷书,将自己前半生的经历投进了许多,在字里都没有性情的体现,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付出,80年代初,我写了一段时间的张猛龙,思想仍没开放,发现了《元瑛》只觉得没有“奇美”,没理解其书法之真谛。在八十年代中国书法界创新之风盛行时,创新意味着变革并没有打动我,我们仍守着’算子”,当我自己想通书法,只有变才能荣性,才能融合,才能抒情,才能进步时,我才悟到艺术的本质是变。

  但我悟到变,想到的不是创,也不是新,而是让字如何能变成我表达自己想法,抒情的工具,带着这样的想法去看待传统,视觉就会和很多的人拉开了距离,我的字在传统的汲取上,一在体会变,一在实践变,一在求变,这个时期,也就是2003年以后,我的字变的过了,张旭光先生说过,我们应该百分之百的继承古人,再加一个1就是创新了,(其实就是变了),我似乎加到了“五”变得很没有根据。刘又华先生也说过,要守住古人,追求变可能在某个小局部,我似乎在追求某个字的变化。我没有请教过两位先生求变的依据是什么,他给过近几年的实践,但经过,近几年的实践我体会到变的根据,不依法而变,而是随着思想变,随着情感而变,艺术永远是思想的结晶,不是法德堆积和再现。可是法又是思想的基本手段,没有法也就谈不到思想的表达,但法只能是思想表达中的,自然流露而不能成为创作中的主宰,可法德前期积累和实践,也是相当重要的,特别是弄清法与表达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,尤为关键。书法中的法对学书法的人来说,是带有强制性的,应为书法中,如没有这个所谓的法就是一般随手写汉字,法是书法中的名片,是区别与其他艺术门类最基本的特征,没有了它,中国文化当中,靠文字本身表达精神的存在,这种特殊的形式,将不复存在,那么,弄清他们之间的关系,极为重要,书法中法的要求要有笔法、字法、章法,笔法中既有调锋提按等,书法中有大小依册字的字形的变化等。章法中有计白章黑有对立统一等,书法中法的存在决定了它在艺术中和文化中的存在和地位,它必须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来诠释中国的文化来体现它的价值,因此,一个喜欢书法,从事书法的学籍和创作的人,过的第一关就是法,“法”在书法其别于其他艺术时,它是,原创、法则但就从事书法的个体作者来看,它的方法和手段,是帮助完成表达自己情感的特殊能力。

  思想的高度是决定一个人走的是否高远的重要标志。

  一个书家如果在思想上认为书法的心,书法的法学会了、用熟了,把它作为自己的终极目标,(这样的人很多)那么它将永远是一个匠人,因为他在自己的思想上没有高度,高度是什么,高度用法来作为表达思想的手段,(处理好法与思想的关系)只注重法的人可能一生都在法里转圈,比如再用笔法时只能道而施于工匠,会有装饰味道,在字法上求不顾行气的字形变化,在章法上只求机械的拼凑,其实,作为一个书家,法理烂熟于心,手段烂熟于手,当作者有一种思想准备表达时,一切的变化并非是法的安排,而是情的驱使才行。次一起设展是为了让藏家更近距离地了解两位艺术家。


咨询客服 客服代表